走!帶一份希望給需要我的人

發起者: 許志箐
2012年,我帶著學生走到通霄城中國小辦營隊;2013年,我們去陪伴內灣國小的孩子度過充實的一天。社會責任和服務精神,應該是生活的體現,而不是為了升學比序的積分。在陪伴學生準備營隊的過程,看見學生的成長和自信,更讓我有信心繼續下去,所以今年寒假,我們準備前往苗栗銅鑼的興隆國小,為了讓課程更充實,所以需要大家的支持。
目標 NT$20,000 / 已募得
NT$25,200
目前進度 126%
已結束(2016-01-13 ~ 2016-01-29)
 


12年國教將服務時數列入升學比序的積分,於是,大家突然都在乎起「服務」這檔事,於是,亂象叢生,為了成績,「服務」成了一種功課。有鑑於此,身為教育第一現場的老師,我開始思考,在制度無法改變的情況之下,是否可以加入一些元素,讓服務的精神更有意義、能影響孩子更深入。

2012夏天,我帶著我班上的學生走出學校,準備用最原始的交通工具─雙腳,從新竹走到苗栗通霄。沿路,我們借住國小教室,席地而坐、臥地而眠。我們沿路撿垃圾,又一路歌唱,看著學生在這樣資源缺乏的行程中,不畏苦、不怕髒,尚且能怡然自得,我想,課堂上說得再多,都比不上實際生活的那幾天更能讓他們感受物資的珍貴及環保的重要。

2015年夏天,我帶著新的班級、新的成員,出發到台中和平鄉及苗栗銅鑼協助小農,然後從銅鑼走回新竹,這一次,行程中有時艷陽高照、有時風強雨驟,孩子們沿路相互鼓勵、扶持,有人偶爾喊苦,卻沒人願意放棄!最後我們在大雨中昂首歌唱步入校門。

這兩趟行程中,我們沿路借宿的都是偏遠地區的小學,在連絡過程中,我在想著:除了健行,我們還要走出甚麼樣的路?孩子們懂得吃苦、懂得合作,然後呢?應該要懂得感恩、懂得付出,所以,我帶著學生設計課程,辦理一個半天的數理育樂營,並且詢問我們沿路借宿的學校是否願意給我們服務的機會,很幸運的,苗栗縣通霄鎮城中國小願意規劃半天的時間,讓我們帶領攜手計畫的國小生半天的營隊。

中國小的營隊,是由我導師班的孩子規畫完成的,曾經,這個班級的孩子總是逃避責任、相互指責,但是在營隊的準備過程中,孩子們投入的精神卻很令人佩服。設計關卡、製作海報、打包教具,身為老師的我在當下,真的只要出一隻嘴巴,其他的,孩子們都自動自發、相互合作去完成。健行最後一天才是育樂營,健行走了三天,共60幾公里的路程,面對即將到來的營隊,我的學生不見疲態,反而是期待的歡愉和對營隊的責任感,當晚,有一組隊輔為了和小朋友的第一類接觸排演到凌晨1點,當時,他們才是一群即將升上國二的學生。


了城中國小營隊的經驗,在學生升上三年級的暑假,孩子們希望我再帶他們辦理營隊,於是,我們連絡上了內灣國小。營隊當天下著雨,本來很擔心報名的小朋友會沒人來,幸而報到的小朋友還不少,看著學生熱切招呼小朋友的表情,很令人感到滿足。內灣國小的小朋友個性較強悍,原本擔心班上幾個比較衝的學生會忍不住起衝突,但是直到營隊結束,我的學生都依然掛著笑臉,只是在結束後的檢討會忍不住抱怨幾句,我想,我的學生真是令我感到驕傲。





中生辦理營隊帶領國小生,我相信更容易產生典範的作用,所以我會嚴格要求參與服務隊的隊員,在過程中必須盡己、包容、積極、互助。為了要讓影響更深遠,我希望能找到幾間願意給我機會的小學,讓營隊活動可以每年或隔年舉辦,讓這樣的學習是被期待的。

2015年夏天,我帶著學生健行的途中,借宿了幾間偏遠地區的小學,在接洽過程中有機會和各校主任或校長交流,很慶幸我的理念被認同,苗栗縣銅鑼鄉興隆國小就是其中之一。興隆國小是個全校學生人數不到50人的小學,家庭大多務農,家庭經濟普遍不佳。和興隆國小接洽之後,很感謝學校願意給我們機會,讓我們的寒假營隊可以成行。


什麼要募資?主要的原因有兩個,第一是因為在前兩次的營隊中,課程結束了,我們就必須把借來的教具帶回,這麼一來,留給偏鄉小孩的,只剩模模糊糊的課程內容,就算我們引起孩子想要一探究竟的精神,就偏鄉的孩子而言,恐怕也沒經濟能力添購教具;第二點,是想讓我的學生了解,社會上其實有許多資源可以利用,只要我們的理念是好的、有利社會的,一定可以執行,所以今年想利用募資,為偏鄉小孩準備教具,也讓我的學生在活動後,認真思考對社會資源利用的感恩!如果募資不成,活動照辦,我們會就現有資源辦理。






是個國中老師,曾經,在不知道自己該做甚麼、能做甚麼的青春歲月,為了將來好找工作,我選擇了自己不甚喜歡也不太專長的化工系,向來不喜歡念書的我,在大一下不出自己意料之外地被退學,那年暑假,仍然為了學校服務隊的事忙碌著,沒有被退學的感傷,只有無法和伙伴繼續努力的遺憾,以及對父母的虧欠。我開始思考,自己到底想要甚麼?於是,我決定先當兵,給自己時間思考未來。在退伍前一個星期,我開始回想起大學時期服務隊的點點滴滴:陪伴孩子成長的滿足感、和人們相處、互動的真實感。於是我下定決心,將來要當個老師。

退伍之後,到了重考班補習,那一年大概是我這輩子最認真讀書的一年吧!為了達成夢想的力量果然遠大於只為了三餐溫飽的力量,所以我考上了彰化師範大學,畢業那年也異常順利地考上新竹市立光武國中。

教這13年,經歷許多教育重大改革:禁止體罰、九年一貫、12年國教,也體認到老師的社會身分從過去權威到現在許多不友善眼光,憑良心說,教育的路真是艱辛又混亂,但是,在孩子的生命中,能夠引領孩子走向未來的人,除了家人,老師似乎又是當仁不讓。



是個捨不得離開導師職位的老師,期許自己只是幫助孩子提顏料的人,為孩子們的生命塗上色彩的,應該是孩子自己!

拿彩筆的少年: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87001868131468/

與此專案相關之問題,請至「活動問答」提問,由發起者正式回覆並保留於本平台內。